分类
beplay体育app官方下载

《下一站是幸福》:婚恋观不成熟的女性关于爱情的白日梦

原标题:《下一站是幸福》:婚恋观不成熟的女性关于爱情的白日梦

因为新冠肺炎的原因,春节期间大多数人呆在了家里。于是,电视剧《下一站是幸福》难得地从众多沉重话题中突围,上了热搜。女主贺繁…

原标题:《下一站是幸福》:婚恋观不成熟的女性关于爱情的白日梦

因为新冠肺炎的原因,春节期间大多数人呆在了家里。于是,电视剧《下一站是幸福》难得地从众多沉重话题中突围,上了热搜。女主贺繁星(宋茜饰)比男主元宋(宋威龙饰)大十岁,是典型的女大男小题材。2018年热播的韩剧《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再往前的日剧《宠物情人》(2017年)都是此类型。如果再往前追溯的话,韩剧《我叫金三顺》(2005年)、木村拓哉主演的《悠长假期》(1996年)也是。这些剧大多反响不错,而国产剧中此类型出现的频率远不如日韩剧高,特别是女主比男主大十岁更少见。那么这部剧展示出当代人的情感、婚恋有什么变化呢?并不让人乐观。


《下一站是幸福》剧照,图为男女主角。

社会在进步,女大男小也让观众觉得甜

电视剧开篇不久,三十岁的女下属看了老板贺繁星交给她的新聘员工资料,嫌新人年纪太小,没法在里面找人谈恋爱。这是借女下属的嘴说出了中国社会对婚恋的传统习惯:年龄上要求男大女小。一对男女如果女性年龄大过男性三岁,哪怕是以惊世骇俗著称的王菲,也会收到一些难听的评论。

传统社会对女性的年龄以三十为界,“男人三十一枝花,女人三十烂茶渣”,前两年歌曲里的三十岁也是个不堪的年纪:“她是个三十岁、至今还没有结婚的女人。她笑脸中眼旁已有几道波纹,三十岁了光芒和激情已被岁月打磨……”(《三十岁的女人》)。贺繁星三十二岁未婚,甚至没有谈过恋爱,与二十二岁尚未毕业的大学生元宋发生感情纠葛,剧情要放在十几、二十年前,贺繁星会被骂老处女、老姑婆,男女主角年龄的安排也会被认为不合理。

但是现在观众看了说“很甜”,很喜欢两个人“撒糖”。社会进步、风气开明,年龄已经不像从前咬得那么紧。随着女性经济地位提高,对婚恋有了明确的主张和要求。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女性三十岁以上大龄未婚有很大比例是自身有生理缺陷或别的问题不适宜结婚,到了2020年,虽然很多人喜欢用歧视性用语“剩女”,实际上一线城市大龄未婚女性多数以“三高”为主:高学历、高收入、高颜值——正是贺繁星所演绎的形象:装饰装修公司女主管,32岁,美丽动人。贺繁星想好好谈恋爱,不急着结婚。女性经济独立带来了婚恋上更加主动的“话事权”,她们不再是两性关系里被挑的物化对象,年龄不再物化成交易物品,与男性坐论买卖婚姻时讨价还价。高收入带动了女性经济,大大延长了青春保鲜期,三十岁早已不是惨兮兮的烂茶渣。贺繁星与元宋配对从外表看并不违和,观众才磕得下去这对CP。


《下一站是幸福》剧照。

主角没有成熟人格,与身份不符

照剧中人物设定,贺繁星是大公司高管,正常情况我们会想象她独自居住在有设计感的美丽公寓里。第二集贺繁星宿醉后醒来,居然和父母住在一起。过一会儿门一开,居然她的双胞胎弟弟贺灿阳走了进来——这对三十二岁高龄的姐弟在经济条件允许独居的情况下,和父母同住。再往下看更加震惊,姐弟俩像中学生一样由父母打点早餐,蛋煎焦了撒娇,父亲赶紧说再煎一个。

和父母一起居住对于想找伴侣的成人来说是非常不利的条件。既然父母要管你早餐,谈恋爱夜归没有不管不问的道理,带对方过夜或者去对方家过夜不方便,同居也要向父母交代。第8集在贺妈的召集下全家“批斗”贺繁星可见一斑,而贺繁星一直担心与元宋约会、相爱被邻居发现后说三道四给母亲造成困扰,这些都在说明成年男女独居的必要性。恋爱过程不再是一个人的选择,从头开始要负担对父母解释的责任,还要他们认可,贺繁星怎么可能得到她想要的单纯谈恋爱呢?如果出于经济条件不允许,不得已与父母同住,那么至少要保持各方面生活自理,不能像未成年人,生活上全部由父母照顾——那不是近些年大家讨伐得很厉害的巨婴吗?


女主角和父母住在一起。

不得不说,贺家姐弟住父母家、等父母照顾饮食起居很符合全剧不成熟的氛围。客户要解约时,贺繁星靠哭赢回了不解约。婴儿一哭,妈妈就要给它喂奶、换尿布,世界自动满足婴儿的要求,婴儿式解决问题的思维方式。

元宋被打造成设计天才,编剧延续着青春期思维,以为天才就会不遵守一切规则,让他经常迟到、旷工。不对,一个成功的天才不会在小事上浪费时间、精力去打破规则,经常无法按时上班是不能遵守社会规则的反社会人格特征。成功的天才打破陈规主要体现在突破惯性思维之类的大方面,比如客户不按合同要求撤掉喜字时,能想出方案既让客户满意又能满足公司拍照要求。剧中元宋把客户喜字联撕掉的做法很幼稚,它必然导致矛盾激化,完不成短时间内重拍照片的任务。

贺繁星的另一位追求者叶鹿鸣的不成熟则表现在情绪化。宠物狗不见了,他把情绪带到单位上,下属、客户都要看他的脸色办事。同时,贺繁星一哭,他又吓得赶紧改变早就决定了的解约,不解约了。他的情绪管理能力不大像成功的杂志社领导,倒像是五零后、六零后喜怒无常的父母,要子女看护他们的情绪——或许编剧的人物设定灵感来自于此?

只是另一个版本的玛丽苏与霸道总裁故事

与正常的公司高管成熟、干练的形象不同,爱情中的贺繁星是个没谈过恋爱的傻白甜。电视剧播到现在,她对爱情所有的想法停留在青春期,要谈个单纯、美好的恋爱,没有表现出对爱情的深刻的思考,比如什么是爱情?何为美好的爱情?如何与爱情相遇?相遇后怎么维持良好的亲密关系?


女主角和男二。

没有,她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也没有下工夫去修炼,创造机会,只是在等着天上掉馅饼。她在爱情里的表现全程被动,缺少美剧里白领精英的明确、大胆、自信,典型如《纸牌屋》里的杰姬·夏普。元宋先爱上她,元宋先发动进攻,元宋知道她是他想要的。贺繁星是迷糊的,感觉到了喜欢元宋又不敢和他确定恋爱关系,心里有了元宋还去相亲,听信叶鹿鸣的话打算先来个秘密恋爱……

再来看元宋的形象。被评为经典台词的这段:“我跟你表白了,你还没有正式答复我,我只接受肯定的答案,不接受拒绝。”怎么那么耳熟?这不是霸道总裁对玛丽苏常用的语气吗?联系到其他的行为,比如借口找狗,未经许可进入贺繁星卧室;比如“壁咚”贺繁星;比如知道贺繁星参加了相亲,叶鹿鸣在追求她以后,以赌气的方式处理,等等。撕去小奶狗的包装纸,一个幼齿版霸道总裁的形象露馅了。


亲密关系中女大男小或者男大女小仅仅是外壳,究竟质量如何要看内里的关系实质。这部剧仍然是婚恋观不成熟的女性关于爱情的白日梦,集中了一些女性幻想的理想男性形象和爱情的样子:年轻、单纯、颜值高,爱情中由男性保持热烈进攻,掌控爱情方向,女性坐享其成……现实却是残酷的,一个人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如何维持、发展良好的亲密关系,说幸福为时尚早。

□翠红(专栏作家)

新京报编辑 吴龙珍 校对 何燕